熱門文章

2014/2/6

要瓦解一個文化,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

來到日本留學後,生活上我要說粵語的機會將接近零。

對著日本人,我說日語。
對著中國人,我說國語。
對著西方人,我說英語。




在宿舍裡我認識了幾個中國的好朋友,跟他們聊天說我都會很自然地說國語。由於小女子的國語真的非常普通,偶爾使用到比較少用的詞彙時,有很大機會會把它念錯。話說有一次我念錯了某一個詞彙,逗得某一位中國朋友很開心(我知道她並沒有惡意,她只是特別喜歡聽我說不標準的國語…)

當時我說了一句:為什麼就只有我在學你們的語言,你們就不能遷就我一下,學一下粵語嗎?

我那刻只是在開玩笑,我明白對他們來說要學好粵語不容易。而且,我當下亦都覺得香港人說國語去遷就中國人是非常”正常”的事,因為即使在香港:

中國人對著我們,他們說國語,我們也說國語。
西方人對著我們,他們說英語,我們也說英語。
日本人對著我們,他們說日語/英語/國語,我們也說英語
反正,過程中,粵語出現的比率最少。

難道就是因為我們的語言難學,所以我們就應該去遷就及包容其他語言?那其他人什麼時候會包容我們?

我只是覺得,在國外就沒太大所謂。但如果他們來了香港,來了另一個地方,我好希望他們尊重這裡的人、這裡的語言。我並不是奢望他們能像本地人般能夠說流利廣東話,只是希望他們不要大安旨意覺得我們能夠明白國語、亦不要認為我們有義務去說他們的語言。

語言與文化是不可分割的。
所以,要保存香港文化,先要保護廣東話。



這是近來的一個小反思,而我決定支持粵語的第一步是:以後無論跟外國人或中國人自我介紹時,我都要用粵語讀音的中文名介紹自己。無論名字有多難讀也好,至少讓他們知道,我是一名說粵語的香港人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